永利爆大奖安全网址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永利爆大奖安全网址 > 心海荡舟 > 正文
  • 分享

趣话父与子

发布:2019-01-04 编辑:杨兰 作者:武怀军

父与子的关系,古来谈得很多。比如儒家的君君臣臣、父父子子的说法。先君臣后父子,这顺序其实是反了,过去君臣关系是照着父子关系设定的。父子关系在家天下的时代比其字面上要重要得多,是整个伦理体系的根基。

因为重要,所以塑造。父严子孝,恰是塑造出来的榜样。举个例子,《红楼梦》里的贾政,是典型的严父。《论语》中有一则故事,有一次陈亢问伯鱼(孔子的儿子孔鲤):“你爸是老师,他有没有给你开小灶啊?”伯鱼说没有,他就给我讲了几句话:“不学《诗》,无以言”,“不学《礼》,无以立”。陈亢回去以后就说,我问了一个问题,有三个收获:一是要学《诗》,二是要学《礼》,三是“君子之远其子也”。重点在最后:牛人对儿子不会偏爱溺爱,一视同仁。这也许就是严父的源头。话说回来,贾政焉能与孔老先生比,不过得其皮毛而已。

若再往前追溯,还有更极端的。周成王登上王位的时候年龄尚小,他的叔父周公旦辅佐他。成王虽幼,毕竟是王,周公旦虽长,也是臣,臣要教育王是个不小的难题?周公旦的办法就是对儿子伯禽,“抗世子法”,世子是继承王位的人,他把对儿子的要求提高到王位继承人的标准,成王犯错,周公旦就揍伯禽,让成王从中领悟做人做事的道理。幸好成王悟性高,即使这样,伯禽无故躺枪,在杀鸡骇猴的游戏中不幸演了鸡,心理阴影面积无穷大。周公旦是个严父,不得不严的父亲。

严与酷经常连用,严上加严就变质了,成了酷。齐桓公时“易牙烹其子”,齐桓公如是说,想必不假。此事细节如何,已经成谜。易牙为了讨好齐桓公,把自己的幼儿烹煮进奉,旷古未闻,令人不忍卒谈。鲁迅写了篇《我们怎么样做父亲》的文章,其中有几句话:“以为父子关系只须‘父兮生我’一件事,幼者的全部,便应为长者所有。尤其堕落的,是因此责望报偿,以为幼者的全部,理该做长者的牺牲。”用来批评易牙,再恰当不过了。

像易牙这样酷父,不多见。但是严父还是很普遍的。《汉书》中讲,“鞭扑不可绝于家,刑罚不可废于国”。不光是汉代这样,整个古代差不多都一样。

再说说子孝。做子女的,得守孝道。秦汉之际出现的《孝经》,对孝道讲得很系统,自天子于于庶人,各有各的社会责任,各有各的孝,挺有道理。所谓孝,就是对父母好。《孝经》不局限于此,自爱自强是它的亮点。“身体发肤,受之父母,不可毁伤”,要自爱,要孝敬父母先得爱自己;“立身行道,扬名于后世,以显父母”,不管目的如何,总是教人努力,教人奋斗的。这时候的孝,对父母和子女来说,是双赢,这是孝的精髓。

凡事被推上圣坛,就会变味。自从汉代尊崇儒术,以孝治国,以孝廉选拔人才,怪事儿就层出不穷。干宝《搜神记》里有个“埋儿奉母”的故事:“郭巨,隆虑人也,一云河内温人。兄弟三人,早丧父。礼毕,二弟求分。以钱二千万,二弟各取千万。巨独与母居客舍,夫妇用赁,以及公养。居有顷,妻产男。巨念与儿妨事亲,一也;老人得食,喜分儿孙,减馔,二也。乃于野凿地,欲埋儿。得石盖,下有黄金一釜,中有丹书,曰:‘孝子郭巨,黄金一釜,以用赐汝。’于是名振天下。”用消灭儿子的方法孝敬母亲,养亲人道也,埋儿非人道也,以非人道成就人道,悖于常理。所以其意必不在孝,而在于名利。郭巨是汉代人,为了被举孝廉,无惊世骇俗之举必不能闻于有司,故事末尾说“于是名振天下”,大有深意焉。同类的故事,不在少数,《孝子传》、《二十四孝》之类的书籍,多有记载。这些故事共同之处是看上去极孝,实则极愚极恶,这些都是孝的末流,是孝道极端化的必然结果。

当然,古代的父子关系并非只有父严子孝一种,也有画风清奇者。

东晋王坦之(字文度)的父亲叫王述,封蓝田侯,故又称王蓝田。有一次桓温向王坦之提亲,想让王坦之把女儿嫁给自己的儿子,王坦之说我回去问一问我爸王蓝田。王坦之回到家,跟王蓝田商量此事。据《世说新语》记载,当时的画风是这样的:“蓝田爱念文度,虽长大,犹抱着膝上”。听到桓温提亲,大怒,“排文度下膝”。王蓝田把王文度抱在膝头,生气后又把他推下膝头。父亲抱儿于膝上,乃是常情,但虑及王坦之年龄,似乎就不是那么当所当然了。桓温既然提亲,说明王坦之已经有女儿或即将有女儿。古代男子20岁行冠礼,可以婚配,就算桓温想指腹为婚或王坦之女儿刚出生,那王坦之也得21、22岁;古代女子15岁及笄,可以结婚,如果王坦之女儿已届及笄之年的话,王坦之至少有35岁了。这般年纪,还被父亲抱在膝头,父子之情无以尚矣。

无论是父严还是子孝,打的都是道德牌,王蓝田父子是情胜于德的一个特例。此类事情不是突然出现的。

在三国时王戎生了一个小孩,不幸夭亡。山简去看望王戎,王戎悲不能自已。山简安慰王戎道:孩子这么小,尚未成人,你何必如此悲伤?王戎说,“圣人忘情,最下不及情,情之所钟,正在我辈”。他处理父子关系,以情为主,他把人分为三类,第一类是圣人,忘情;第二类人,不及情,是愚民,不懂情;只有第三类人是懂情重情。他认为自己是第三类人。他的看法和儒家传统截然不同。儒家认为性善情恶,喜、怒、哀、惧、爱、恶、欲七情会驱使人做一些违背道德的事情。比如喜好某物,就易引发贪念,进而导致贪行,妨于德行。要修养道德,必然要克服和摆脱情的控制。所谓圣人无情,是说作为道德楷模的圣人,不应该受七情驱使。王戎的反应,放在今天,再正常不过,但在当时,以情胜德,确实有那么一点道德反叛的意思。

再往前,还跟孔门弟子有点关系。孔子的弟子子夏在儿子夭亡后,难过得眼睛都哭瞎了。曾子去看望子夏,曾子哭,子夏跟着哭,曾子很生气,说你罪过太大了。他讲了三个罪过,一是子夏退居到西河这个地方,以老师自居,让人觉得你跟老师孔子享有同等地位;二是子夏的父母亲死了以后,大家都没有听说消息;三是丧子以后,哭瞎了眼睛。三个罪过说白了,就是对长辈不够尊重,对晚辈过于留恋。敬爱长辈是道德规范,但溺爱怀恋晚辈与严父、鞭扑的道德规范不相符,子夏的“罪状”归结起来无非一条:情深胜德。

父严是A面,子孝是B面,无论文化还是历史,不仅仅只有AB两面,像王蓝田等人,在C面甚至C面以外。

相关新闻
读取内容中,请等待...